逸清晓

我谈什么人生。

【许墨x你】当你在B站看到弹幕和你抢老公的时候


*重度ooc,皮一下子很开心
*以交往同居设定
*短
*错字爆多




刚上传完节目的你点开视频,不出意料的看见满屏的表白你家先生的弹幕。
和许墨确定关系也有一段时间了,生活上却没有太大改变。许墨也还是忙前忙后的,你也在为节目的策划而奔波,除了偶尔间的亲密你们基本没有什么情侣之间的互动。
你忽然感觉很不爽。
明明知道他是学校里迷妹大把的高颜值教授,无论是交往前还是交往后那都是走到哪撩到哪,交往前到也没太在意,但一向自己为心胸宽广的你还是吃了醋。
结果现在连你自己的观众都开始和你抢男人,甚至嚷嚷着要娶他回去当压寨夫人。
万一哪天许墨真的离开我的话……
不行不行,想到这儿你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不料脚趾踢到了茶几,疼的你差点哭出来。
顾不上疼痛,你穿上棉袄,戴上上厚厚围巾和帽子,以防万一还戴了口罩。带好钥匙后,匆匆出门。
冬日的残阳丝丝缕缕的落下,路上基本没有行人,就连的士也少得可怜,你没有办法,只得冒着寒风骑自行车前往学校。
你早把许墨在学校里的课程表记得牢牢的,还在许墨带笑询问你时,美曰其名工作视察。
到达教室时你的双脸已被寒风吹的通红,口罩丝毫没有起到挡风的作用,反倒结了层厚厚的霜,适得其反。
你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下,诺大的教室里挤满了人,十有八九都是女生。你也明白,其实真心对这门科目的人不多,她们基本都是冲着你家先生的颜值来的。
也是,这样一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教授,谁不喜欢呢。
“看了昨天晚上最新一期的发现奇迹吗?”
“当然看了!许教授超帅的啊!”
“对啊,简直就是完美情人啊……听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能被她喜欢的女孩子该有多幸福啊……”
身边的女生几乎都是这样的话题,你心中的不快越发强烈,夹杂着慌张弄得你有些心神不宁。
教室里开了暖气,让人感觉十分安心,刚在寒风中狂飙几公里的你开始昏昏欲睡。正巧听见女孩们狂热的尖叫以及你先生在扩音器里的问好声,你趴在桌子,陷入了沉睡。
直到旁边女生把你叫醒。
“醒醒,许教授在看着你呢,别睡了,喂!”
浑浑噩噩的睁开眼,抬头对上许墨直直看过了的目光,你一下子就清醒了,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教室里的气氛陷入尴尬。
你心虚的拉拉口罩,心想他应该没认出来。本来来人家的课就没和人家说,还在课上睡着了,罪过啊罪过。
还在神游的你被许墨突然的开口吓了一跳。
“看来这位同学对我的课有意见。”许墨脸上带着笑,远远看上去却有几分不真切,“下课麻烦来我办公室一趟。”
你愣了愣,反应过来时许墨已经继续讲起了课,而你还在傻傻的站着。
什么嘛!还是没认出来嘛,亏我还期待他可以关心我下,怎么搞的好像我做错了一样。
感觉刚才撞到的地方也隐隐作痛,你越想越委屈,把头埋在手掌心里,眼角泛红。
下课后,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你缓缓挪到了许墨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门开了,许墨站在门口,嘴角带着笑,迎你进了门
许墨办公室和你第一次来时,除了桌上多出的几株你送的植物以及一张你和他的合照,没什么变化。
门被许墨关上,你听见上锁的声音。许墨从身后抱住你,把下巴搁在你的肩膀上,摘掉你脸上的口罩。
“怎么过来了,还不跟我说一声?”他问,“天这么冷,还跑出来,这么不爱惜自己。”
许墨的话语带着几分责备,原本压制住的憋屈又重新涌了上来。
“怎么了,怎么哭了?”
不知不觉,你哭了出来。许墨酱你转过来,正面拥住你。
你感受着许墨的温暖,这份让你眷恋的温暖。
“我很慌。”你哽咽着开口,“和你在一起后,我就很慌。看着节目里的弹幕中也是,听着你的迷妹们议论也是,明明知道比我好的女生很多,我也不一定是你最喜欢的那种类型。每次想到这些我就很害怕。”你顿了顿,“害怕你总有一天......”
会嫌弃我,抛弃我,离开我。
“傻瓜。”
许墨打断了你,将你搂得更紧了。
“我怎么会嫌弃你,更不可能抛弃你,离开你。为什么要在意那些流言蜚语,你明知道你是我绝不会放开的色彩,又何必去在意那些我从未留意过的闲杂人等。”
他轻柔的擦去你脸上的泪水,在你额前烙下一吻。
“别再胡思乱想了,我的傻瓜。”
撩人的方法还是那么尬。你破涕为笑,用力的抱住他,好像要把他揉进你的身体般。
“好啊,不胡思乱想。”带着几分赌气心理,“那你以后要多陪陪我。”
“好。”
“多带我出去玩。”
“好。”
“多亲亲我。”
“好。”
“多......”
“好。”他笑,如同初春的暖阳,破开严寒,霎那间让你的世界万物复苏,春暖花开。
“你说什么都好,说什么我都同意。”
“那许墨。”你直呼他,“吻我,现在,立刻,马......”
剩下的话语尽数被堵在了嘴里,许墨贴上你的嘴,舌在你口中肆意掠夺,直到你瘫软的站不稳,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后才放过你。
“满意了?”
“别以为就这样我就可以原谅你。”你嘴上倒是不服输。
早就原谅他了,或者,根本就没有怪过他。
“呵,来日方长。”

后续
你俩又在办公室卿卿我我了半天,许墨才和你一块打车回家。结果当天晚上你不出意料的感冒了。躺在床上享受着许大教授的伺候,嘴里却依旧在埋怨着他。他只是轻笑着问你好点了没,你分明在他眼中看到了隐忍,他却矢口否认。
后来你睡着了,许墨在你床边坐下,倾身把玩着你的发丝,眼里是你没有见过的疯狂与黑暗。




“来日方长。”


END

评论(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