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清晓

我谈什么人生。

【双北】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唰!”地给你打开一扇窗




*甜
*梗来源于我亲爱的老父亲@Nicole.♡ 
*时间为明侦第三季结束后
*撒单身设定
*勿上升真人



1
何老师是吃双北的。
2
他不仅吃,他还写文。
3
一切的一切都开始于鸥姐的一次无意的错群。
社会你鸥姐(明侦赤枣药丸):来自鸥啦啦的分享:新鲜出炉的双北粮哦~(来自老福特客户端)
锅王白(明侦赤枣药丸):鸥姐你错群了!
系统:社会你鸥姐撤回了一条消息。
4
当欧姐撤回了消息后,何老师无比庆幸自己那单身多年的手速。早已点开了链接。
然后他就打开了新世界。
5
然而当他看完通篇双北互攻肉文后整个人脑子就是瓦特的。
万年老司机表示学到了。
跟随本能的指示。
他下载了那款名为老福特的软件。以最快速度刷完了鸥姐首页所有的文章。
然后叹了一口气。
6
从此老福特多了一个沉迷双北的大大。
7
以高产与优质著称的他。
粉丝那涨的叫一个快。
结果某次他打开老福特后,发现他的粉丝里多出了一个人。
id:鸥啦啦
8
妈呀,鸥粉他了。
虽然何老师很淡定。
但这依旧阻止不了他嘴角疯狂的上扬。
9
鸥啦啦:神仙下凡辛苦了,为您打call!
何如当初莫相识 回复 鸥啦啦:谢谢。
10
装高冷真好玩哦呵呵。
11
大概持续日更了半个月,然后因为自身工作的原因停更了几天。
真的太忙了。
忙到连老福特都上不了。
12
好不容易有时间登老福特了,却看到自己的粉丝退了好多。
他其实并不是很在意涨粉退粉这种事情,几天不更新也不至于这样吧。
打开私聊后看到鸥啦啦给他发的私信。
鸥啦啦:大大你在吗?
鸥啦啦:在吗?
鸥啦啦:大大有人说你文写的烂,疯狂喷你的文。
鸥啦啦:(链接)
13
何如当初莫相识: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他抱着好奇的心理点开了链接,是一个id叫煎饼侠的人发的。
通篇几千字详细的分析了他的几篇文,有理有据,还加上两人平日的互动的详细图片与解释。他看下来,整篇文章的中心主旨就那么几个字:
重度ooc,凑热度,删文吧。
14
何老师看完后不怒反笑。
类似的事情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只是入圈以来碰见喷子还是头一回。
15
他编辑了一篇文章表示回应。
16
@煎饼侠
很感谢您能如此仔细的看我的文章。
但在你文章里面对撒老师的解读我不认同。
没人比我更了解他。
17
后来,粉丝也有在涨,但他真的不太在乎这件事情了,写他和撒老师的文只是想满足自己的一些私心罢了。
和鸥的交流也变得多了起来,之后索性当场掉马。
18
鸥啦啦:天啊你这么了解他俩我都要以为你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呢了。
何如当初莫相识:这样啊。
接着鸥姐看到手机上新跳出来的微信。
何老师(私聊):鸥,我就是何如当初莫相识。
19
哇。
妈呀。
是我傻了还是世界玄幻了。
鸥姐抱头痛哭。
我何吃双北了!
他不仅吃!他还写文!!!
20
社会你鸥姐(双北狗粮第一生产线):你们知道那个何如当初莫相识大大吗?老福特那个。
锅王白(双北狗粮第一生产线):知道,大佬嘛。
是鬼不是鬼(双北狗粮第一生产线):我超喜欢那个太太的!
社会你鸥姐(双北狗粮第一生产线):那个是何老师本人[图片]
21
突然。
全世界都寂静了。
22
掉马后,何老师和撒老师同为一个节目的主持人而在一次见面了。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节目组安排两人住在宾馆的同一间房里。
23
“撒老师我先睡了晚安。”
那天何老师破天荒没有熬夜更文,一是因为主持太累了,二是因为两文里的主角共处一室你让他码文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撒老师哼哼了几声,算是回应。
他不想说话,因为心情不好。
24
鸥姐那次的错群他也看到了,只是没有点开。
他也下载了老福特,注册了一个叫煎饼侠的账号。
几乎与何老师同时打开了新世界。
25
从那时开始,他便注意到了一个id叫何如当初莫相识的作者,写的双北文写的真的太好了,简直与他的默契不要太好。
他追了一段时间后却又感到不对。
怎么个不对呢。
因为完完全全没有ooc。
因为太过像他本人而令他十分疑惑。
26
他开始执拗的找寻文里的不足之处,从而写成了文章,不只是为了说服自己还是为了让何如当初莫相识出丑。
再后来就有了何的回应信。
27
那个作者的态度吓到他了,他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
难道他们是认识的?
28
趁着何老师睡着的功夫,他昧着良心打开了何老师的手机,娴熟的输入密码—他的生日,然后在手机里翻找起老福特。
找到了。
29
抑制着内心的激动他点开老福特点开个人首页。
明晃晃的七字id。
何如当初莫相识。




30
背后传来了刻意的咳嗽声。
何老师正坐在床上看着他,偷看手机的罪行显露的一干二净。
撒老师有些尴尬,但这点尴尬抵挡不了他心里的兴奋。
他承认,他是喜欢何的。
但他没想到,平诶在节目里与他甚是亲密的何也喜欢着他,还带yy的那种。
“何如当初莫相识真的是你?”
这句话基本是未过脑子就蹦了出来。说完他就后悔了。
何老师脸上闪几丝过震惊,然后又归于平静。
“是我。”
“撒老师,是我。”
撒老师顿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形容心里的感受,五味杂陈,激动占了大多数,刚想开口又被何老师打断。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床头灯的柔和的暖光映在何老师脸上,模糊了轮廓,模糊了表情。但撒老师知道,他在笑,而且笑的有些的有些牵强。
这个人是脆弱的,在他白日光彩夺目的背后,他也是有他不为人知的疲惫与私心的。
可那又什么关系,他喜欢的是这个人,他的所有。
“我也喜欢你。”撒老师露出与往常一般的贱贱的笑容。看着何老师骤然亮起的双眼笑的开心。
“不反悔?”
“不反悔。”
他向床边走去,他从床上下来。
在窗外万千星辰的笼罩下,相拥。
两个人,两颗心,没有一瞬比此刻更贴近。
“我爱你,撒老师。”







后续.

双北狗粮第一生产线的诸君知道两人在一起后是因为何老师新的一篇文。
经鸥姐仔细从个角度详细分析终于对群里人一锤定音。
“他们俩个老年人终于在一起了。”

后后续.

何老师的文也还在写,都是些些两人的日常。出乎意料的很受欢迎。
他已经不是很在意粉丝这种东西了,因为他有了他的头号粉丝,粉到深处自然黑的撒撒。



岁月静好。



end

评论(11)

热度(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