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清晓

我谈什么人生。

【喻黄】再回首(上)







*退役后的故事


*果然是太久了没写喻黄我感觉自己在写流水账


*淡雅的甜


*双向暗恋


*感谢阅读






1.




再见到黄少天是他退役后的第三个年头。


G市的冬比不上北方的寒,却依旧让人恨不得裹上棉被出门。一阵一阵的狂风卷走了街上大多是人,原本喧哗不歇的城市此刻一阵平静。


喻文州穿着早些时候买的风衣,裹着一条浅蓝色的围巾。那围巾在退役前便买来了,一直没舍得换,到今时今日也褪去了原本光鲜的颜色。


他站在寒风中,望着向他奔来的人,目光有些呆滞。






2.


叶修曾说过,以他的手速,在这个圈子里待的时间也会比他们久。


三年前,苏黎世归来的第一年,他默默退出了荣耀舞台,原因不明,目的不明。


喻文州换了手机,搬了家,虽依旧在G市,但整个人如人间蒸发一般,消失不见。


蓝雨俱乐部的经历是唯一的知情人,但不论本队队员或者是其他战队的队员直接询问,旁敲侧击,都滴水不漏,回答出的话语模棱两可。


“文州也有他自己的苦衷吧。”




他本想就这样躲着,躲到天荒地老,躲到最后一个人都将他忘却,再悄悄的从阴影中走出,悄悄的回归正常的生活。




黄少天对喻文州而言是特殊的存在。


那个从训练营时期就开始闪着光的青年,到后来成为他的利剑,成为与他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的队友。喻文州不知道他们已经默契到了何种程度,能够让他在一个完全不开口的情况下,让黄少天知道他在想什么;相反,他能从黄少天长篇大论的开头,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


那时他俩没有训练时,常常并排坐在一起,喻文州捧着一杯温茶,听黄少天天南海北的扯皮。就如期年未见的老友,伴着古城温婉的风,与旧巷零散人家溢出的酒香,将往事娓娓道来。


可这样的时光早以伴着指尖滑落的沙,消散在清风明月中。


那样洒烦抱,对华觞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






3.


严冬尚存,初春未醒。


喻文州带上门,在人烟稀少的街上走着,手里拿着一本书,打算回图书馆归还。


那抹艳丽的黄色在视野里一闪而过,喻文州往前走了几步,才像是反应过来的停住步伐,转过头。


那人也在看他。


他在背光一面,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那金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摇曳。


他们仅相隔十步之远,却犹如千里。


沉默片刻,喻文州听到黄少天那带着不可置信的,近乎要泯灭在狂风中的一声“队长?”


他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末了,在黄少天以为他不会回答时,开了口。


“嗯,是我。”




喻文州被黄少天拉进路边的咖啡馆时,他清楚的感觉到黄少天的手在颤抖。


没有伪装,没有掩饰。两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黄少天在他退役后的第二年退了役。喻文州退役后,黄少天状态明显呈现下滑趋势,虽然操作依旧犀利,手速依旧顶尖,但所有人都感觉的到,黄少天比赛时的心不在焉。


索克萨尔操作者的更换,毋庸置疑,对他的影响是最大的。


两人对坐在桌前,随意点了些东西,然后再次陷入沉默。


黄少天破天荒的没有逼逼,只是机械打搅拌咖啡。喻文州端坐在他面前,盯着自己的茶杯发愣。


咖啡店里温柔舒缓的音乐,伴着暖气,一同浸入人的心脾。玻璃上凝的一层薄薄的水雾,使户外的街道生了几分朦胧。严冬被封在了窗外,侵蚀不进这醉人的温室。


“你这几年,还好吗?”喻文州开口,结了这尴尬的氛围。


他从脖子上结下围巾,将风衣的扣子解开了几颗,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他知道这样能挑起黄少天的话匣子,也知道在他开口那一瞬间,黄少天那副几乎要吃了他的表情。






4.


“不怎么样,简直差到极致。”黄少天放下手中的银勺,不打算和喻文州客套,目光里带上了审视,直接切入正题,“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很显然,他不想谈论这个话题。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又泄愤般的捣弄起无辜的咖啡。


“其实你不想说也无所谓,就跟老板说的一样,你肯定有……”


“少天,我很想你。”


那握着勺子的手停下了动作,黄少天的表情可谓是五味杂陈。天知道那一瞬间他有多想冲上去给喻文州两巴掌,质问他为什么不来见他。


然后他就那么做了。


他站起身,走到喻文州面前,抬手就挥了过去。


黄少天一巴掌扇过来时喻文州没有躲闪,就连目光都没有一丝波动。那巴掌力气并不大,也只是拍到他脸上即止。


“为什么……”他的声音带上了愤怒。黄少天细碎的刘海半遮住眼睛,眼里隐约有泪光在闪动,“那你为什么不来见我一面?你知道你这么做对大家都不好吗……喻文州,做人不要太自私啊!”


他吼完一顿,气也消了不少。而那只打在喻文州脸上的手就很难办,收回去不好,不收回去又不好。


他还神游着,那只手就被喻文州抓住,将他扯进了他座位里。


小小的沙发两人挤刚好足够,喻文州搂着他,搭在背上的手一下一下的拍着,像是在给他顺毛。


“是我不好,少天需要补偿吗?”喻文州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黄少天靠在他怀里,嗅着和三年前一样的味道。


喻文州身上一直有股淡淡的茶香,让人闻了凝神静气,又出奇的安抚人心。


鬼使神差的,黄少天忘记了之前心里所有的打算,开口就提了要求:“你陪我去看电影吧。”






5.


黄少天为了讹喻文州一比,脑子一抽选了最贵的场次。结果带他们拿着爆米花可乐进去后,才发现这电影院变成了他们俩的专场。


诺大的电影院上映着超冷门作品,但票价高的惊人,再加上天气原因,三百多个位置全部被他们承包。


两人坐下,依旧是无言。


黄少天吃着爆米花,喻文州看着空白的荧幕,静等电影开场。


一阵喧嚷的广告后,电影终于开始了。


其实黄少天对这个片子一点兴趣都没有,仅仅的,只是为了让这个人再多陪他一会。


喻文州突然开口道:“为什么退役?”


黄少天拿着爆米花的手悬在空中。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该怎么告诉喻文州,告诉他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黄少天其实也明白,喻文州对自己的心态一直心知肚明,不论分别前,还是分别后。


“是因为我吧。”喻文州接着说道。他说这句话时,眼依旧注视着屏幕,绚丽的光打在他的脸上,射入他的眼中,整个人梦幻般不切实际。


黄少天依旧没有说话,玩弄着手里的爆米花,不再去看他。


“我当初决定退役时,很舍不得你。”


不同于从前,黄少天说,喻文州听,如今倒是变了个样。


“但我终究是不能再在那个舞台上留下去,虽然那里才是我的归属。我思量许久,感性抵不过理性,最终选择了退役。少天,我不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走过来的,我只知道,没有你,我一个人很孤单。”


“需要陪伴的不止有少天你,还有我。”


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彼此都很清楚。只是始终有着那么一层膜,在阻碍着他俩。他们规规矩矩站在界限旁,只等着谁来将这薄膜捅穿。这么多年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人愿意动手。


“少天,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了。”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