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清晓

我谈什么人生。

【双北】请问你要来杯奶茶吗?




*灵感来源于现实
*我没收钱,真的
*架空
*勿上升真人
*甜
*短



1
撒撒喜欢喝奶茶。
特别喜欢。
2
但无奈家旁没有一家奶茶店。
只能每天苦逼的泡着廉价的红茶再和上超市买的牛奶,混在一起变成一杯。
还算凑合的奶加茶。
3
结果。
大概是上帝感受到了他可怜的期待。
大发慈悲的大手一挥。
在他家旁赐了他一家奶茶店。
4
小小的奶茶店名不见经传。
但无论是外部的样貌,还是内部的装饰风格,无一都深得撒撒的心。
5
以后我撒撒也是有奶茶喝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
却不料他买到的奶茶令他大失所望。
7
泡奶茶的好像是个实习的女孩子,要么就是水放多了,要么就是糖放少了。
之后也连续来了几次,没有多大差别。
总之味道和他家里的水加茶有的一拼。
8
第十次站在这家奶茶店的门口。
他想:要是这次的奶茶再不和他口味,他就不来了。
9
推开门,发现之前那个实习生女孩不见了,反而是一个长相温和的男人正坐在女孩常坐的凳子上看着书。
听到挂在门上的门铃响了,男人抬头,面带微笑的说。
“欢迎光临,想喝点什么呢?”
10
撒撒愣了愣。
然后下意识的开口:“那个女生呢?”
那人回答:“你说小鸥啊,我给她放假了。”
“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你可以叫我炅炅。”
11
“哪个炅?”
“不是炯炯的炯炯,而是炅炅的炅炅。”炅炅解释道。
“有区别吗。”撒撒心想。
13
“要点什么呢?”炅炅起身,将菜单递给他。
“要一杯布丁奶茶,布丁要双份,去冰,少糖。”和之前一样的点单。
“好的,一共是十五元,请稍等。”
14
撒撒坐在店里的沙发上,看着炅炅在柜台内忙碌的身影。
炅炅泡奶茶泡的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不算高的身子直直的挺着,全神贯注的投入到奶茶的制作中,好像这杯奶茶是块未雕琢的璞玉般。
15
真好看啊。
撒撒这么想。
16
奶茶泡好了。
撒撒带着忐忑的心情,吸了一口。
要是不好喝他就再不来这家奶茶店了,但来不了又有点可惜......咋办啊好纠结啊。
然而奶茶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好喝的出乎他意料。
17
“那个女孩子是你教的吗?”撒撒开口。
如果真的是的,那这对师徒怎么会泡出如此迥然不同的奶茶???
“小鸥......我算她半个师傅。她之前是和其他人学的。”
18
还好还好。
19
“那我先,走啦?”
“好的欢迎下次光临。”
推开门,撒撒忽然想起什么事。
“那啥,你以后可以叫我撒撒,炅炅。”
20
自那日后,光临奶茶店便成了撒撒日常的行程。
炅炅也从那日后,长久的呆在了奶茶店。
偶尔碰上了小鸥跟她聊个几句,再拿她泡的奶茶来尝几口看看有没有进步。
21
“今天的奶茶怎么样。”
看着女孩期待的眼神,撒撒真的不忍心露出难受的表情。
“还……还挺好的。”
然后反手将空纸杯扔向一旁看戏笑的开心炅炅。
22
慢慢的,两人熟络了起来。
撒撒开始将自己的工作搬来奶茶店,一宅便是一天。炅炅对于他的蹭wifi行为没有表示回绝,反而在没客人的时候,静静的看着撒撒的背影发呆。
23
连撒撒自己都没有发现,奶茶店,不如说是炅炅,已经融入了自己的生活,成为牢不可破的一部分。
24
而那一天,这部分却被狠狠的撕了下来。
25
撒撒站在奶茶店被砸坏了的招牌门前,看着玻璃上明晃晃的“出租”二字,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痛。
26
他拨打炅炅的电话,没人接。
他便一遍一遍的打,直至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炅炅,和他的奶茶店,仿若一场梦般。
现在,梦醒了。
27
撒撒不再爱喝奶茶。
就连家中常备的牛奶都没了身影。
一天天浑浑噩噩的从床上爬起,吞下早餐。
在搭上门把手的一刹,才恍惚想起发生的事情。
撒撒觉得自己失恋了。
28
炅炅啊……
撒撒在心里念叨着。
我好想你。
29
有人说喝奶茶就是败家子。
或许吧,在戒了奶茶之后的几个月里,撒撒的业绩突飞猛进。他搬了家,搬离了这个他住了五年的家,搬离了那不复存在的的奶茶店,搬离了那他珍藏于心的回忆。
30
新家在大城市里,奶茶店随处可见。
走在街上,忽然想起了回忆里奶茶的味道。
撒撒早没了当年那个热劲,只是默默推开一家奶茶店的门,走了进去。
奶茶店生意兴隆,他排了一会队,低头看着手机。
轮到他时,才看了看菜单。
看到菜单那一刻,撒撒愣了愣。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份菜单在哪见过。未等他反应过来,对面传来一阵温柔的男声。
“欢迎光临。想喝点什么呢?”
“好的,一份大杯布丁奶茶,布丁双份,去冰,少糖,一共十五块。”
那声音与记忆中的重合,撒撒抬起头,对上那人带着笑意的眸子,那人继续说道。
“凑巧我们这边搞活动,撒撒若是多加十块钱,就可以获得一个可爱的炅炅玩偶呢。”
暮的,就仿若春风吹回旧巷,古坛开封刹那,腊梅绽放初始。
撒撒握住炅炅那只伸出的手,满眼难言的喜悦。
“哦,对不起我忘了。”炅炅说道:“撒撒不用加钱,从小镇那时,玩偶已经属于你了。”

人山人海中,也曾打马走过那烟雨江南。
也曾三年一梦奔赴一期一会。
那一纸泼洒的是荒年,那一醉解开的是南柯。
还好还好,不负韶华。


End




(结尾来源于空间,未授权,见谅)

评论(7)

热度(281)